【冬叉】雁落河边 4


农村au
乡土au
前文请看我2017年夏天的文

朗姆洛:阿朗
冬兵:冬子
皮尔斯:皮先生
罗林斯:阿罗

阿朗盯着镜子里意气风发的自己发呆。冬子还真说对了,他想,他现在已经能轻描淡写地把上个夏天称作“那段和冬子在一起的时间”了。

两年前夏天快结束的时候皮先生领着冬子回城里去了。临走前一天天晚上他们偷了厂里的车,黄河牌卡车像牛在叫唤,公路像印染厂的布匹一样在车轮下转过去。
“到什么地方去?”
“开过去看吧。”
冬子不知道汽车要到什么地方去,他也不知道。前面是什么地方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,车在驰着,那就驰过去看吧。

冬子只留下了城里的住址,“以后到这里来找我玩。”没有道别,第二天阿朗醒来时冬子已不见了。没...

和老同学见面。To the good old days.

段子

妇联3剧透警告

“布洛克。”

“士兵,欢迎回家。”

(先记个段子 高考完了有时间再写成文

现代人的婵娟


qq状态
“手机在线 WIFI”

“千里共婵娟”

--新时代里的含蓄

下雨

“我这边在下雨。”,她在对话框中输入。

暴雨来得很突然,寒冷也是,好像一场雨把夏日的光亮和城市的燥热全冲刷去了似的。楼下传来的烧烤摊关门的声音,几分钟内所有人都退场了。她趴在窗沿向下看,几辆摩托车的尾灯消失在拐角。缩回头关上窗,擦干雨珠时,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。

“少女中秋快乐。”时间是00:00。

她盯着那条消息呆了一会,栽进椅子里,带得椅子连转几圈。接着是客套话,哎呀谢谢,你也节日快乐。

她觉得自己该说点其他的,在中秋节凌晨,在秋天第一场暴雨的午夜,在能看到江景的落地窗旁。雨雾盘踞在江那一面的上空,被霓虹灯折射成发红的紫色,江面上没有月亮。

“我这边在下雨。”确认,发送。

我这边在下暴雨,雨很大,除了雨...

“国庆节快乐。”
“…祝愿祖国繁荣昌盛?努力学习报效祖国?”

他真可爱。

o.w.潜水课程 finish !想念教练和他的制服诱惑!!

一点点喜欢


今天中午做梦,梦到闺蜜问我备忘录里的《他》是不是你

那天晚上聊了以后,你冷淡得可以就没再试了。不想自讨没趣。人们说养成一个习惯要27天,为什么你这个习惯只用2天?

只好看你手机的状态,wifi是在家,3G是开了流量,没有显示就是出门了,可能是网吧可能是烧烤。都与我无关。

中午做了个梦,很幸福的那种。想不起来了,但我知道和你有关。可能是触碰,可能是颈间的气息,也可能是你对我笑了笑。记不到了,回想起来也没意思。

那天小姨和妈妈聊八卦,说高中只能积累经验,说“好男人”太少了。身高,样貌,家世,能力,性格都好的人太少。可难道不应该先爱一次吗?因为一个人眼里的光,宠溺的笑,或是柠檬味水果糖的香气...

好像恋爱了


晚自习他寝室室友开玩笑说他对其他女生有意思 
他解释说是被套路了
我揶揄他说喜欢就不要辩解了嘛

过会他指着我前面的女生说  她是不是吃了乙酸 
我说什么意思啊快告诉我 
他凑到耳边小声问 是不是吃醋了?

(乙酸的俗名是醋酸)
理科生的浪漫。
要命。

1 / 15